版权问题没解决还想优雅地在线听音乐

来源:临湘互联网平台 2019-10-15 05:23

  版权问题没解决 还想优雅地听音乐?

  想得美。

  1、

  腾讯与易在音乐版权方面的纠葛可以追溯到四年前,之后每年一闹,每闹一诉。

  2013年9月,易云音乐一封公开信,曝光音乐多次抄袭,称后者在其最新版本中“借鉴”易云音乐DJ节目、歌单设计及歌手入驻等功能,希望音乐不要再继续这种行为。

  2014年,“腾讯用300万换取对易云音乐禁令”的消息在上疯传,也就是腾讯因尚未被定性侵权的600首歌曲,花费300万元,申请对易云音乐的诉前禁令。

  当年年底,就版权问题,音乐率先针对易云音乐的侵权进行起诉,法院判定后者包括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在内623首络音乐内容属侵权行为,且勒令其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不久之后,易云音乐起诉音乐侵权其192首络音乐内容,法院判定后者侵权行为,并要求其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2015年2月3日夜间,突然关闭易云音乐的分享接口,而其他音乐平台虾米音乐、天天动听两款阿里系音乐应用分享也在这场战争中躺枪,均无法实现在朋友圈内分享歌曲链接。

  2017年8月9日,有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帖表示,许多港台歌手歌曲被下架,包括卫兰、泳儿、容祖儿、张敬轩等知名歌手的部分曲目。

  10日晚,易云音乐官方公号发出一篇题为《关于版权,我有一些话想跟大家说》的声明。承认目前易云音乐被迫下架部分歌曲,量级在易云音乐曲库的1%左右。并在资金层面解释称,易云音乐今年4月刚公布A轮7.5亿元融资,具备充裕资金,也一直在积极采买音乐版权。

  针对这一细节,向一位音乐业内人士求证,后者表示,

  第一,1%的曲量有夸大之嫌;

  第二,若这批音乐资源并非头部资源,影响其实并不大;

  第三,易云音乐的A轮融资,恐怕都不够用来购买环球一家的独播版权。

  此外,双方相安无事许久,为何偏偏选择眼下再次爆发版权矛盾?

  一位音乐第三方平台的高层对表示,此事究其根源,是因为在腾讯音乐版图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酷狗音气量不够,看不惯易云音乐此前颇为高调的营销举动,又是铺满地铁的宣传图纸、又是印满矿泉水瓶的音乐评论。这才挥起“版权大刀”,启动“打手思路”。

  据《QuestMobile移动互联2017年Q2夏季报告》显示,易云音乐新下载用户增长强劲,2017年6月,新下载用户达1905.28万人,同比增长率达109.77%。

  2、

  腾讯音乐与易云音乐之间版权纠纷的核心是什么?

  不是钱,就是权。

  易云音乐强调自己今年4月刚完成一笔7.5亿元的A轮融资,但仍得不到独家音乐版权。这说明,即使有钱,你也买不来,因为对方“不卖”。

  今年5月,腾讯音乐娱乐宣布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合作,双方签订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,根据协议,TME成为环球音乐在大陆的独家版权合作伙伴。此举意味着腾讯拥有了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、索尼音乐、华纳音乐的独家版权。

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吴伟林在彼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独家并非独占,而是以转授权为前提的,腾讯的独家版权是独家代理,不管谁签了独家,都会被唱片公司要求分销。

  官方公开资料显示,腾讯所有的版权独家代理合作,一直都是开放版权分销的,此前已经与易云音乐、多米音乐、百度音乐、唱吧等至少8家平台达成了转授权合作。但似乎至今尚未一家获取腾讯的转授权。对此,音乐方面对表示,目前版权合作方包括两家——一家为目前有纷争的易云音乐,一家则为尚不便透露的巨头企业。

  音乐方面向强调,自2015年开始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音乐就与易云音乐达成版权战略合作,如环球音乐、索尼音乐和华纳唱片全球三大唱片公司,环球词曲等全球四大词曲版权公司,以及杰威尔音乐等公司旗下的大量优质音乐版权内容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均已经转授给易云音乐。这些资源目前绝大部分正处在转授过程中,但具体数据官方表示不便透露。

  此前,百度音乐与音乐在版权资源方面有过一波合作,但合约到期后,新一轮合作暂时被搁置了。业内人士对表示,搁置原因主要是转销价格太高,尚未谈拢。但百度音乐方面向(公众号:)表示,未来的版权合作还在洽谈中,虽未最终确定,但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。

  科技自媒体阑夕在其官方微博发表观点称,“腾讯是肯定不可能做版权分销的,事实证明分销的利润率赶不上独占开发,因为流量的集中可以带来更高的B端广告溢价和C端付费动机,隔壁腾讯体育对NBA版权的天价采购就是很好的佐证。”

  在今年4月的中国络版权保护大会上,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痛批行业进入巨头哄抬独家版权费、赔本赚吆喝的怪圈:“独家版权甚至取代了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,成了行业的主要竞争壁垒。版权垄断和强势资本可以解决短期问题,但解决不了长期问题。”

  有钱的总是强调版权,没钱的总是吆喝体验。

  但无论如何,多位业内人士向表达了一致观点——目前音乐行业,版权就是最大壁垒与护城河,而获取版权的前提是充沛的资金储备。

  换言之,有钱、有版权、才有话语权。

  3、

  可惜,易云音乐并非无辜。

  2016年4月,易云音乐从杭州研究院的音乐产品中心升级为音乐事业部,成为和游戏、邮箱、传媒等项目平级的机构,随后启动7.5亿元融资,估值达到80亿人民币。

  当依靠天价版权费垄断歌曲资源这条路走不通的话,易云音乐独创性地开辟出扶植小众歌曲与独创歌手的路径。比如众多被称为“鬼畜洗脑神曲”的《我的洗发液》《在下叶良辰》《一百块钱骗我玩》《神经病之歌》等,很得一部分受众喜爱。此外,还有众多不知名歌手翻唱歌曲。比如锦零cover许嵩的《有何不可》,周玥与徐薇cover金海心的《那么骄傲》,双笙cover田馥甄的《小幸运》等。

  于音乐行业浸淫许久的圈内人对表示,一般来说,音乐版权可以分为两大类:词曲版权和录音版权,并由此衍生出整个音乐行业上游的两大版权阵营——词曲作品版权人与录音作品版权人。前者主要是版权代理方和词曲人,后者则包括唱片公司和艺人。而易云音乐这种上传小众歌手翻唱歌曲的行为,显然是未经过词曲版权方授权的。

  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(南瓜)在知乎上回答关于“如何看待腾讯起诉易云音乐并停播其600余首音乐这个问题时回答称:”没花钱买版权,却向用户提供高品质免费试听下载,然后就成良心企业了?看了答案好心寒。“显然,南瓜是支持腾讯关于起诉易云音乐侵犯版权这件事的。

  2015年,当时的科技博客“小众软件”进行了一项“我最喜爱的音乐服务”调查,调查结果显示,易云音乐获得50%的支持率,成为“我最喜爱的音乐服务”友首选。这项文艺情怀主导的喜爱一直持续至今。以至于即使白纸黑字写明易云音乐侵犯版权,这些喜爱易云音乐的受众们,也纷纷留言表示“愿意支持与等待”。

  上文所提第三方音乐平台高层也对表达了类似的感情,在他看来,目前国内版权界限模糊

  ,实际可以允许一定程度的擦边与越界,态度、情怀、格调,在他看来,是更为可贵的特性。

  或许,黑白之间,灰色永存。

  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小孩眼屎多
小儿感冒吃什么药
宝宝健脾的食疗